登陆

这个战略和“挟皇帝”齐名,帮曹操一致北方,却常常被人们忽视

admin 2019-10-28 239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公元194年,曹操与吕布在兖州大战。这时,曹操面临着生命中的巨大危机:原来的根据地兖州,绝大部分都被吕布占领;他想夺回兖州,手下的军队却没有饭吃,随时都可能分结肠炎吃什么药崩离析。

在曹操就要一败涂地的关键时刻,他的重要谋士、时任寿张县令的程昱“略其本县,供三日粮,颇杂以人脯”,靠着搜刮百姓的粮食,中间还夹杂着来历不明的人肉干,曹操的军队坚持了下来,并最终打败吕布,收复兖州。

军队因缺粮濒于崩溃,在群雄并起的东汉末年,几乎是个常态。《三国志武帝纪》记载:

“自遭荒乱,率乏粮谷。诸军并起,无终岁之计,饥则寇略,饱则弃余,瓦解流离,无敌自破者不可胜数。袁绍之在河北,军人仰食桑椹;袁术在江、淮,取给蒲蠃。民人相食,州里萧条。”

这段话说,诸侯军队都不考虑长远的粮食补给问题,饿了就抢,饱了就扔。很多军队因为缺粮,不用敌人进攻,自己就溃散了。袁绍的军队,一度要靠采摘桑椹为生;袁术的军队,一度靠蚌蛤等水产品为食,当时还经常出现人吃人的现象。在生存面前,“人吃人”似乎也不再是一个道德问题。比如曹操手下有个将领叫王忠,就吃过人,曹丕还曾因此公开取笑他。

曹操手下将领王忠,就吃过人肉

为什么东汉末年饥荒这么严重呢?主要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自然因素,一个是社会因素。

自然因素,是因为汉末三国时期,中国大地上出现了一段持续降温时期,被称为“小冰河世纪”,不利于农作物的生长。而且这段时期,旱灾、水灾、蝗灾还特别多,史书上有很多这样的记录。

社会原因,是因为东汉中央政权失去了权威,诸侯割据,战乱频仍,社会秩序遭到破坏,人民背井离乡,农业生产的根基被破坏了。

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的共同作用下,这个时期饥荒就成为社会常态了。

曹操推行屯田制,一举解决军队吃饭问题

在这种条件下,“有粮就是草头王”,粮食问题变成了头等战略问题。所以,曹操的谋士毛阶,才把“修耕植,畜军资”和“奉天子以令不臣”放在了同等重要的地位。

曹操解决粮食问题的策略,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屯田制。当时曹操施行屯田制,前提条这个战略和“挟皇帝”齐名,帮曹操一致北方,却常常被人们忽视件很充分。第一,有大量的无主荒地;第二,有很多无地流民;第三,有前例可以借鉴。在曹操施行屯田之前,另外两个诸侯公孙瓒和陶谦就已经施行过,比如陈登曾被陶谦任命为典农校尉,负责粮食生产和农田水利管理。

曹操手下也有实践。比如夏侯惇在兴平二年 (195年) 曹操东征吕布时,就开始进行有计划有规模的屯田。史书记载这个战略和“挟皇帝”齐名,帮曹操一致北方,却常常被人们忽视,“时大旱,蝗虫起,惇乃断太寿水作陂,身自负土,率将士劝种稻,民赖其利。”可见,夏侯惇不仅打仗时,种地时也身先士卒。

夏侯惇不但打仗厉害,还是个种地高手

建安元年(公元196年),曹操迎汉献帝入许都后,正式开始推行屯田制。曹魏把屯田分民屯和军屯。

民屯就是招募百姓参与屯田。招募来的百姓,以流民和失去土地的老百姓为主,有时还包括政府强行迁徙到某地的老百姓。老百姓入屯后,50人为一屯,设置“屯司马”进行管理,不得随意离开和退出,有点像今天的军事化管理。

政府规定了屯田民耕地的数量,每家合13亩左右,采用实物地租制。地租大致分为两种,农民使用自己耕牛的,官方分四成,农民分六成;农民使用官方耕牛的,官方和农民五五分成。这个分成比例,现在看来是相当苛刻的,不过在当时,农民还是乐意接受的,少收入一点,还是比饿死要好很多。

随着屯田制的发展,为了吸引更多老百姓加入,还制定了一些优惠政策。比如规定屯田第一年,免当年租税;第二年收一半;第三年开始才收取全部租税。而且,曹魏还规定,为了保障屯田民“专以农桑为业”,非特殊情况不得征发屯田民服役。

军屯就是让士兵屯田,在战争间歇期耕种,或者在战争时轮流耕种。军屯以“营”为单位进行管理,一般是60人为一营。军屯的收获直接归国家所有,不再分配,因为士兵的衣食由国家提供。军屯收获的粮食,一般也直接用于军队。所以军屯不但充分利用了劳动力,还简化了补给过程,降低了补给途中的粮食损耗。

三国游戏中的屯田场景

军屯中还有一个特殊的形式,叫“士家屯田”。当时部队中,有一些将领和士兵的家属随军,他们也被要求参与屯田,分配方式按照军屯方式处理,叫“士家屯田”。军屯的强度大于民屯。根据学者们的估算,军屯人均在14.6亩,一说是24亩。

为了保障屯田制的顺利施行,曹操设置了专门的机构和官员。史书记载,“曹公置典农中郎将,秩二千石。典农都尉,秩六百石,或四百石。典农校尉,秩比二千石。所主如中郎。部分别而少,为校尉丞”形成了中郎将、校尉(校尉丞)、都尉三级典农系统。大郡设典农中郎将,小郡设典农校尉,典农都尉则相当于县令长的级别。典农系统官吏不受郡国行政系统的管辖,自成一个独立系统。

曹操手下,两个人对屯田制做出了巨大贡献。第一个是屯田都尉枣袛,枣袛提出了“分田之术”,就是把土地分给个人,按照收成多寡和政府对半分成。第二个是典农中郎将任峻。枣袛死后,典农中郎将任峻在各州郡推行屯田,让屯田获得了全国性的成功。《三国志》评价说,“军国之饶,起于枣袛而成于峻”。

屯田制在历史上发挥了重大的作用

第一,通过屯田,曹操在短时间内解决了严重的粮食危机,解决了部队供给的问题。史书记载,曹操屯田许下第一年就获得“谷百万斛”;各州郡开始大力推行屯田后,“五年中仓廪丰实”;建安中期后,“所在积谷,仓廪皆满”。

后方有粮,打仗不慌。后来曹操能够“催灭群逆,克定天下”,和屯田制密不可分。推行屯田后,曹操用兵也有过补给不足的问题,但大多是因为转这个战略和“挟皇帝”齐名,帮曹操一致北方,却常常被人们忽视运问题,而不是粮食短缺问题。可以说,屯田制为曹操统一北方发挥了不可代替的作用。

后方有粮,打仗不慌

第二,屯田稳定了社会秩序,强化了曹魏的统治。首先,通过屯田制,曹魏解决了土地荒芜、流民遍野、老百姓吃不上饭的问题,稳定了社会秩序。其次,屯田制建立了除郡县制外的另外一套的社会管理制度——典农系统。这套相对强制性的社会管理制度,进一步强化了对地方和人民的控制,满足了经济、政治和军事行动上的需要。

第三,屯田制促进了农业基础设施的建设。屯田制施行后,为了保障农业生产,曹操每年都会拨出一定量的物力、财力来兴修农田水利。比如,许下屯田时,曹操命人在许昌开通枣袛河,在临颖县西开通灌沟,在临颖县北开通高底河,都是为了引河水灌溉农田。

在政府的重视下, 各地也十分重视修陂塘、筑坝埝、通河渠。如扬州刺史刘馥“兴治芍陂及茹陂、七门、吴塘诸堨以溉稻田”,其中仅芍、茹陂,就可以灌溉一百万顷以上的农田。此外,还有一些屯田官员,根据地方实际情况,将旱田改为水田,提高土地生产效率。这些水利设施的修建,不仅使农业生产能力大大加强,还增加了这些地域抵御天灾的能力,可以说是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。

第四,屯田制抑制了士族豪强对土地的兼并。国家先把荒芜的土地收归公有,再把土地分给农民耕种,并设立了制度保障。国家成了最大的地主,间接抑制了士族豪强对土地的兼并。

屯田制最终为何衰落

屯田对曹操统一北方、发展农业生产、稳定社会秩序,都起到了很大的积极作用。但随着时间的发展,屯田制的弊端也慢慢暴露出来,尤其是民屯,到了曹叡统治时期,开始彻底衰落了,最后竟然出现了“一亩地只收粮食几斛,还不如投入的种子多”的现象。

屯田制渐渐衰落

民屯制衰落,主要有三个原因。

第一,生产关系落后,强制劳动造成屯田民生产积极性不高。屯田土地国有性质决定了国家是最大的地主,而屯田民是通过强制措施依附在国家土地上的农民,身份比自由民大为降低,隶属性很强。这种失去自由的屯田制,难以调动起屯田民的生产积极性,只能在战乱时代、农民难以自立的情况下使用。一旦进入了相对和平时期,人民都希望有属于自己的财产,不愿意再依附别人,希望从不自由、强制的生产关系中解放出来,这种屯田制度就失去了活力。

第二,屯田制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,曹操推行屯田制的目标明确而简单,就是解决吃饭问题,特别是军队吃饭问题。等军队和人民吃饭不再成问题了,政府对屯田制也就不再重视了,制度保障也跟不上了。比如,曹爽专政时,他手下的何宴、丁谧等人,竟然将洛阳附近的民屯田分割归自己所有。而一些典农组织,不再专心农业生产,而是做起生意来,“末作治生,以要利人”。

民屯衰落后,军屯还持续了一阵时间,在司马懿的主持下,邓艾在淮北、司马孚在上邽,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史称“关中军国有余,待敌有备矣”,意思就是吃饭管饱,不怕打仗没粮。不过,军屯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打仗,后来天下一统,军屯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邓艾也是个种地小能手

总而言之,屯田制的出现,是在群雄逐鹿的特殊历史条件下,曹操为争夺天下所推行的一种特殊的经济政策。一旦形势稳定、天下一统,屯田制衰落就变成了历史的必然。不过,曹操屯田制的历史影响是深远的,两晋以后,凡是施行屯田,或者讨论屯田的,大多都是模仿曹操的办法。

参考文献:陈寿:《三国志》张作耀:《曹操评传》赵克尧《略论曹魏的士家屯田》王光照:《曹魏屯田刍议》曹尔琴:《三国屯田的地理分布》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